畢業典禮 排球 三二行館 環島 南灣湖 

當A段班老師,遇上B段班的兒子…
※本文摘自 人本教育電子報 ,純屬分享,若有侵權,煩請告知刪除,thanks!!

黃木蘭母子的求學路◎蕭紫菡 兒子:「沒有意義,為什麼要做?」 那本是一個「你好大家就好」的年歲—國中。理個平頭、懂得考試與升學的語言,即便有時對這樣的生活,會產生些許不解,但,算算,不過三個三百六十五天,前進、前進…永遠比停下來面對難題來得輕鬆。  然而,對士曦來說,他就始終無法融入這樣的隊伍中。打從小學畢業,髮絲硬生生被理成一樣的高度起,他從來是選擇讓滿腹疑惑盡情拋出,進而面對、行動。當考卷發下,他絕不立刻埋首,而是問:「為什麼要考填充題?」;當國文要考注釋、背課文,他問:「為什麼要一字不漏才算對?」;當老師上課一點也不生動有趣,他問:「這麼無聊為什麼要專心?」、「為什麼要上第八節課?」、「為什麼一定要在A段班才叫好學生?」……  於是,即便要被打,他一個字也不寫;不願為了拿高分抄答案;上國文課自己在底下用新方法研究高中才學得到的數學公式;無聊時,漫畫是最好的讀物;平常考很糟,但段考成績卻不差;後來,自願進B段班。  他不做怪、不搗亂,可就不在那隊伍裡,老師曾經懷疑他的智商,後來認為他是「不配合」。「老師跟我說:『你不寫考卷、要看漫畫可以,但不要影響其他同學。』某天,我就去書店逛到一本《性史》漫畫,沒想太多就租來看,第二天上課時,老師看到我在看,整個人氣到要沒收。我還翻到封底跟老師說:『這是有經過教育部認可的。』…」士曦笑著說:「後來的結局,好像是他要沒收,我跑給他追吧…」  總之,國中三年,他總是可以明顯感覺到老師的不接納。他說,「要是在國小,我還會非常在意別人怎麼看我,考慮要不要配合一點?一進入國中,我掙扎很久,到底要不要表現得合他們胃口?合他們胃口很容易啊,你只要稍微怎麼做,老師就會覺得我變了…」  但,做了沒一會兒,士曦就說,他沒有辦法,他還是只會做那個不寫填充、不背解釋的自己,問他為什麼?他說:「沒有意義啊!」 母親:「我完全孤立。」  那本是一個「別人好我就好」的角色—母親。料理一家起居,懂得順從與管教的節奏,丈夫、兒子就幾乎是存在的全部了。很渺小,卻也很習慣。  然而,對黃木蘭而言,她從沒想過,自己必須脫離出和許多女性一樣的隊伍之外。士曦進入國中前,從未反抗過什麼,一切看來都好,而當他開始不寫考卷、不上第八節、上課不看課本時…她無可想像、無所憑藉。  她向來認為要讓孩子快樂,但成長經驗裡,她也從未意識過,快樂與升學會有多大衝突?  而重點是,當時,她還是士曦就讀的那間學校裡的英文老師。 「我從來都很乖啊。一路念書上來,求職、結婚。縱使我從不強迫學生念書,在教學上也一直以引起學生動機、興趣為目標,但,我始終就是在A段班教書,那教的都是會念書的,不念的,我頂多選擇不理他,算了。」  而這一次,是自己的兒子。「算了」,怎麼也說不出口。還沒有時間搞懂士曦到底在堅持什麼,同事們的眼光便已形成壓力,她曾經求士曦去上第八節課。士曦去了,發現老師都不上課,而在打人、考試,氣得書包一拿就走。做母親的心裡有許多的疑惑:為什麼?為什麼士曦不能為了日子好過一點而背那麼幾頁書?士曦是不是真的有問題?要改變的應該是他?  「反抗對我來說,從來不是自然的事,對士曦卻很自然。他認為沒意義的事,我怎麼也說服不了他。記得那次要說服他去上第八節課,我把他叫過來,跟他說,『我是老師,我知道有學生不上第八節,老師會很討厭這種學生…』講完後,士曦問我講完了沒,我說講完了,他跟我說了聲掰掰就走了…」  「我真的很震撼,我發現我根本無法說服他,而且他很明顯地在抗議。」那刻起,她才意識到,問題來了。什麼問題?除了她無法用任何「習以為常」的理由強迫士曦,她還要面對丈夫、親友、同事的質疑。有人說她溺愛孩子,有人假裝沒看見,她說,那時,她才知道,要做一個挺孩子、面對疑惑的母親,「我是完全孤立的」。 是誰的問題?  然而,那時,她開始選擇不去壓制。她一方面開始往外求知,大量閱讀心理、哲學、與教育的書籍,去上課。一方面,她無條件地傾聽士曦,為什麼會這樣想?  當她打開了門,疑惑也開始獲得辯證。一次她認真地問士曦為什麼不背書,士曦拿一本漫畫書給她,說:「你拿去看,看完我考你。」她看完了,覺得索然無味,士曦問的,他一句也答不出來,士曦說:「一樣啊,你怎麼可以叫我去背我完全沒興趣的東西?」  再不,就是她問士曦為什麼不能配合一點,士曦說,配合很容易,不然來試試看,只要今天做了什麼、沒做什麼,老師就會覺得他變乖了。實驗成功,她果真深刻地感受到一股模式在教育中扭曲地行走著。  而即便所有人再不認同她與士曦,她也從未放棄理解孩子的機會。「孩子曾經問我:『既然你也覺得我對,為什麼不挺我?』我告訴他,我真的不敢,我真的就是怕沒面子,但至少我願意一直聽你說。」那段時間,士曦在學校再不開心,回來還是願意跟媽媽說。幾多時日,木蘭說,她終於可以放下先前那「是不是我孩子有問題」的恐懼,「我開始清楚,不是我有問題,也不是士曦有問題,是我的孩子不願意屈服在這個體制之下。我知道他如果堅持會很辛苦,但我心裡有了這個底之後,心裡變得很安定。」 孩子影響了母親的教學觀  國三的時候,士曦經過專業檢測,結果顯示士曦在物理方面擁有資優能力。然而,這樣的結果,對木蘭而言,最有意義的不是家長的「面子」問題,而是,她重新反省了自己的教師定位。  「我被士曦影響太多了!沒被他影響之前,我只要當一個A段班老師就好,一路都很順利,還認為學生的成績好,是老師的功勞,是因為我會教。但碰到士曦這傢伙可慘了,我從來不都知道,原來有這麼不一樣的學生。我就只會想,那教他的老師怎麼辦?要是他就是不寫,就是考零分,那教他的老師是不是就不『A』了?原來學生考好、考壞,跟老師的關係真的只有那麼一點點,重點是在孩子本身!成績跟孩子本身的學習意願,有百分之八十的關係。從此以後,我對學生的包容度大到不行,不會對上課睡覺的學生生氣,不會輕易說放棄,我會慢慢去了解他、拐他念書,因此救了很多小孩…」 「如果連我也不聽他說,他內在的扭曲更不容易拉平。」 士曦沒有考上公立高中,後來在私立高中就讀。在高中的頭兩年,他遇上了一位好導師,不逼他念書,不以分數為導向,士曦說,「他真的是認真在做『教育』,有問題問他,他不會只想教你怎麼寫對答案,而是認真去找資料來教你。」所以,他開始不遲到,不睡覺。木蘭說,這個在國中老師眼裡相當不配合的孩子,「變得好積極。」  然而,到了高三,又換了一個導師,士曦認為,他並不懂得帶班,時常把班上的作息時間整個打亂,也不懂得幫學生擋下一些不合理的規範。那段時間,他又成了導師眼裡的奇怪學生。而對木蘭來說,有了先前的經驗,她更懂得如何排解孩子的情緒,她說:「從國中到現在,我可以感受到士曦對很多事情、很多人,充滿了恨意,那恨意可能要到好幾年後才消除,我不會因此就叫他不要恨、不要做什麼,但如果當時連我也不聽他說,他內在的扭曲會更不容易拉平。」一旁士曦點點頭說,「沒有媽媽,我想我當時對學校的動作會更大,傷害更多人吧。」 高中終於畢了業,對台灣教育也更為失望的士曦,沒有去考大學。做軍人的父親非常生氣,士曦因此離家半年,在光華商場打工。在那兒,他接觸到了遊戲軟體,開始覺得動畫好玩,他開始想,要不要繼續念書?為的是什麼?要去哪裡念?  這時,木蘭告訴士曦,「其實你已經很好了,不念大學只是其他人可能會在意,或者,在你往後交朋友上會有一些障礙,如果你可以面對,那媽媽都可以接受。」 「父母要先搞定自己!」  後來,士曦選擇去日本念動畫。七年過去了,現在的士曦,在日本有了工作,職場上,他常能破除成規,自己研發不同的做事方法,找到更有效率及創意的方向。他說,許多人害怕他在學生時代不能「適應」學校,將來也就不能適應社會,但,他說:「相反地,我現在沒像以前那麼帶刺,也比那些一路順利念上來的人懂得多,更靈活。」  至於木蘭,她說,走過這麼一遭,她很開心,她終於搞懂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件事,「就是我自己。」她說,「父母沒有搞懂自己,就不可能會搞懂小孩的成長過程,他會認為小孩長大,找個好職業就好了,但很不幸地,不是每個小孩都這樣。父母其實只要做好兩個工作:一是幫助孩子認識自己,然後無條件愛他,不要說第二句話!不要說什麼大環境是怎樣…父母要堅定,我們自己搞定自己,外在就搞定了。但教育過程裡這部份常常是零,我們都習於活在社會價值觀裡…」  最後,她說,就像太陽照射大地一樣,光線不會將人分類而選擇照耀何處;做父母也是如此,把自己搞懂,孩子如果喜歡衝,就是不要轉彎,「那就不轉吧!」讓他自己去碰,只要,做父母永遠地讓孩子感到,他願意站出來當那面挺他的牆,孩子永遠都還有空間與機會,對學習、與生命,充滿動機與希望。
編按:本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04期特別企畫,主題是「如何欣賞有主見的孩子,支持孩子成為『他自己』」。


 

徵信跟蹤蒐證 手機監聽 衛星定位 大哥大錄音 跟蹤器材 徵信調查 監聽器材 gps衛星定位 電話監聽 偵防器材 衛星定位追蹤 反針孔徵信器材 汽車追蹤器 太太外遇 偵查找人 抓姦調查 先生外遇 外遇蒐證 工商徵信 商業徵信 報復 外遇抓姦 失竊車輛協尋 徵信諮詢 私家偵探 蒐證器材 個人信用查詢 合格徵信社 徵信服務 優質徵信社 信用徵信 財產徵信 逃家尋人 文書鑑定 電話錄音 反偷拍反監聽
創作者介紹

宜蘭租車

zhfvrdfiz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